首页

网游竞技

何不为替身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何不为替身: 第43章 试探-何不食肉糜典故

    莫云嫣出嫁之后的三日里,莫夫人日里坐立难安、深夜不能入眠,就担心着女儿在定国公府会受委屈。虽说莫云嫣没有婆母需要伺候是少受了一份气,也若是不得夫君爱护,她也没有婆母能为她做主。

    莫夫人千等万盼,终于等到莫云嫣回门。

    莫云嫣着一身仙鹤牡丹缠枝四季花金裙,眉心亦点缀上牡丹花钿。只看她衣着华贵,倒不似受了委屈的模样。莫夫人端详她的神色,心下有些奇怪,因她面上既无新婚之后的娇羞,亦无伤心失落的憔悴,平静端方便如她未嫁时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林少君收敛起平日的随意,谦和有礼的举止,配上她那张很难唬人的脸,令莫御史与莫夫人都眼前一亮。莫御史不禁感叹,传言不可尽信。

    莫夫人便多留了几分心眼,待拉着莫云嫣去了后院,又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女儿,眼泪盈满眼眶,“他待你可好?”

    莫云嫣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,宽慰母亲道,“我嫁给其他任何人,都不可能有这般松快的日子了,这也是因祸得福了。”

    莫夫人听她这么说反倒不能放心了,“国公府只有你一个女主子,怎么还能松快呢?”莫夫人突然难看了脸色,“可是他没有将管家之权交给你?莫不是让那妾室管家?”

    莫云嫣连忙安抚她道,“从前府中诸事都是由高总管管着的,世子已命高总管逐渐将账簿交给我。只是女儿从前也不曾当过家,哪里能这般快的上手。”至于说林少君的妾室,她实话告诉母亲,“母亲,我已见过那位姑奶奶。我们都误会了,她不是世子的姬妾,从前是世子的婢女,后来运道好而得了二姐的眼缘,二姐教她读书习字又放了良籍。如今她已经嫁了人,也是一位千户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莫夫人听着深感离奇,又问道,“他既没有妾室,那他喝花酒那些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友人相邀,他推脱不得。”莫云嫣想起林少君那些风流韵事,也是哭笑不得,“世子年少有为,恭维他之人自然多不胜数,女儿今后定会好好规劝他。”

    莫夫人见她这般说,想来世子对她是尊重的。今后他们夫妻再去了封地,有莫征这个哥哥在近侧,也能令人放心了。

    莫云嫣说日子松快,那是真的松快。

    林少君是告诉了她真想,却并不能完全信任她。高总管也只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交给她打理,其余一概握在林少君自己手中。莫云嫣闲来无事,倒经常去寻林秀文喝茶闲谈。

    这日,莫云嫣路经演武场听见其中传来兵器相接的声音,心下疑惑。待到了林秀文处,她方才问道,“二姐夫因何来的如此频繁?”

    她作此问时一直注意着林秀文的神色,果然见林秀文下意识躲闪了目光,略显为难地说道,“再过两月便是夫人的忌辰,国公爷许是因思伤情,才来寻世子切磋发泄。”

    莫云嫣确实不懂,人一去已过四年,何来这么深的留恋,更对靖国公的来去匆匆感到不解,“世子与姐夫过从甚密,若是传入陛下耳中,确实非善。姐夫隐匿行踪也是有情可述。可既然来了府上,却从不见世子私宴款待,不免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林秀文便不再多言,只提醒她道,“在外行走,必须遵循世俗之礼。但在这府内,姑娘们是最不喜那些规矩束缚的,世子妃该早日适应。”

    演武场上,沐子英手持银枪,对上林少君迅猛的刀势,欣然笑道,“你的握力与臂力比先前强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龇牙一笑,洋洋得意道,“表哥,战场轻敌可是大忌啊。”话未说完,她便抽刀回身,倚仗身形灵巧迅速闪身来到沐子英身后,顺势挥刀劈下。

    沐子英旋身踢开她的刀,银枪之尾飞出袭向她的侧面。林少君不及闪避,几下后翻退至沐子英十步之远,摇头晃脑叹息道,“这一招我总是闪躲不及。”

    沐子英亦失笑,“你每回打不过人便翻了跟头退远,这般惜命当初又怎会为李元衷刺中你腹部?”

    当初那一刀刺中她小腹,几乎是让她断子绝孙了。林少君抚上自己小腹,面无表情道,“你我练武是点到即止,但我的刀若是饮了血,只会更加渴血。”她叹道,“当时是我大意,亦是我技不如人,只能怨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沐子英叹息着上前拍了拍她的肩,“以你如今之力,若再遇上李元衷那般敌人,不会再落下风。你当戒骄戒躁,继续精进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敛起情绪,又恢复成之前那种没心没肺的模样,笑道,“今日我做东,请表哥共启我那存了二十年的女儿红。”

    这却使莫云嫣更加生疑。她见林少君与沐子英勾肩搭背、觥筹相交,既知林少君为女儿身,深觉他们这般亲近实属不妥,便走上前去不动声色地将林少君拉向自己,举杯敬向沐子英,“世子爷多蒙二姐夫照顾了,妾身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斟了一杯便一饮而尽,口中叫唤道,“下次我定要赢过表哥的枪。”

    莫云嫣犹豫片刻,仍是选择试探,装作不经意地问道,“世子爷也真是的,日日都与姐夫练招,怎么到了今日才留宴?”

    沐子英饮酒的动作一顿,平静问道,“你成婚后,我还是第一次来府中,未想你是日日苦练,难怪所获进益非常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瞥一眼莫云嫣,不见喜怒地笑笑,“与我对练之人,每日定时定点还需回家奶孩子,我才不曾留膳,竟让世子妃误会了。表哥毋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沐子英听她如此说,心想来定国公府的那人该是苏郁,也知晓苏郁不便现身人前,遂点头应道,“我相信他之轻功独步,但你们仍应更加谨慎。”他的目光移向莫云嫣,见到她躲闪的反应,轻笑道,“你尚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改变。”

    沐子英告辞后,林少君便落下脸上的笑意,眸色深沉如浓墨,一瞬不瞬地看向莫云嫣,“世子妃有什么想知道的,直接问我便好。表兄既非府中之人,又怎会知晓你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莫云嫣也不惧她的厉色,自斟自饮了一杯,“这府中的秘密着实太多,我既嫁了你,你我便是夫妻一体。既要与你天长地久地过下去,也不得不为阖府的安危多思虑几分。”她沉了声气,问道,“那日我见你与人对招,对方也是用枪。我问过府中下人,与你相熟的人中只有二姐夫是喜用枪的。那日你分明胜过了他,今日姐夫却是不同的说辞,可见那人并不是姐夫,而你却私下养了一个用枪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嗤笑一笑,并不正面回应她的话,只又提醒她一遍,“你自己知晓也便罢了。我也说过,你那些陪嫁中若有人知晓,那我只能请他消失了。你只当做我是与府中的家将对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莫云嫣不愿轻易应她,追根究底道,“你养了一个高手,专教他姐夫的武功,是想作何用处?以防万一,留一个可作替代的人?”

    林少君冷笑一声,捏住她双颊,“没有人可以代替表兄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林少君为莫云嫣不知分寸的试探而心烦,在成亲之后第一次没有留宿正房,而是独自宿在书房,饮酒之后的头脑却是莫名的清醒,她仰躺在榻上彻夜沉思。

    前几日与她过招之人,确实不是沐子英,而是一个学到了她林家枪法的外人。

    父亲竟将家传枪法传给一个非亲非故之人,实在令她不能服气,这几日便约了他来对招。结果却是难分上下。

    被莫云嫣撞见的那一日,林少君竟发现他私自闯进了姐姐在家时的闺房,气的她发了狠,顾不得点到为止的底线,挥刀瞬间又出一拳,才勉强胜了他。且又让她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来。

    这个南明韫竟然生了一张她极为熟悉的脸,且依她之见,恐怕比起正主还更为年轻俊美。难怪父亲会传他枪法,也难怪他要改头换面用一张假脸示人。他若是顶着他真实的面目入朝,只怕早引得血雨腥风了。

    林少君想到这个南明韫对自己的姐姐居心不良,心中更加郁闷。当日她挑开南明韫的伪装后,便想将*揭露给姐姐知晓,但被南明韫百般劝阻了。林少君辗转反侧,也怕若告知林涵湘*反而会弄巧成拙,最终还是决定先瞒着林涵湘。

    谁知此事却被莫云嫣捅给了林涵湘知晓。林涵湘一听说是用枪之人便猜到是南明韫,回府便教训了林少君一顿,“你还是与方随瑛喝酒去吧,明韫如今深受皇帝重用,你可别折腾他了。”

    林少君心中更加郁闷,“哪里是我折腾他,我都打不过他,也不见他因我是个女流而让我两分,可见他若是对付你也不会心慈手软的。姐姐,你对着他可得多存几个心眼,别受他欺骗了。”